(原作者Sam Altman于2017年 https://blog.ycombinator.com/navigating-mid-success/

创业就像跌下悬崖,而你身上只带着一口袋飞行器零件。你希望用这些零件造出一艘宇宙飞船。它们看着像那么回事,但谁也无法断定。

你要在跌落过程中拼好这些零件。在极少数情况下,你拥有制造飞船的全部零件——巨大的市场、出色的产品、自然的垄断——你有一条可靠的成功路径。这时无需我多言。

在大多数情况下,你手上这堆零件什么也造不了,你要做的就是尽量摔得轻一点。

然而有时候,你手上的零件是能造架飞机的。飞机也不错、也有价值,不过如果你要驾机飞往月球就会很受伤——不论你造的飞机有多好、你的驾驶技术有多棒。

这时你可以找一袋子新零件来(新的市场、产品和策略等等)继续尝试造飞船,或者,就把手上这架飞机打造卓越。有些人甘冒任何风险也要造出飞船飞往月球,我没有更多建议给他们,因为已经有很多了。然而,有些比较理智的人对自己造的飞机已经很满意了,但接下来该怎么办却少有人给出建议。

让我们把一架卓越的飞机比作这样一个公司——它有着触手可及的盈利能力、已经走上正轨并且再努力若干年就可以达到1亿美元的价值。这没什么可耻的——恰恰相反,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,从任何指标上看都是。这是大多数非常幸运、非常聪明并且非常坚定的创业者们能得到的结果——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,除了一个完美的市场。

这时你要明白的最重要的事是:投资人和创始人往往从此开始追求不同的目标——很多投资人看重的是宇宙飞船而不是飞机,虽然飞机对创始人来说也很好了。你的投资人往往愿意冒极大风险看看你能不能把飞机变成飞船(通常这时除了“把航向对准月亮、加大油门,让我们看看结果怎么样”也没什么更好的建议)。

你应该坦诚、现实地面对你的投资人,说服他们即使一个小的乘数也要比损失强。最好的投资人理解风险投资是怎样工作的,对这样的结果不会苛求(实际上,他们大多会看好你的下一次创业并准备投资)。一般来说,你对投资人隐瞒的时间越长、将来就死得越难看。

你要明白的第二件重要的事是:融资过多或者估值过高会严重限制你的机会。我常常看到这样的情况:创始人明明知道他们造的是飞机却努力使投资人相信它能变成飞船。这导致了太多令人心碎的故事,而且常常限制了你的公司将来被收购的好机会。

这个道理从理论上讲很简单,但在实际中这种诱惑却很难拒绝。不要以一个很高的价格募集一大笔钱——如果你认为公司的价值不会再增长10倍。这样,假使你将来要卖掉公司你就能满意地成交。不去高价融资往往意味着你要改变公司的经营方式,也可能意味着你只能用手上的现金去找到一条可以盈利的路。但这种痛苦比起公司将来错失被收购的良机还是要小得多。

最后,你也许开始考虑怎样让公司被收购。但公司是用来买的,不是用来卖的——你很难强迫别人收购你的公司,特别是如果你没有造出有实际价值的东西(这多少会让那些常常说“我们想被收购”的创始人感到惊讶)。然而,与潜在收购者开始发展关系是一个好主意——这往往需要很长时间,但人际关系常常有帮助。

记住,造了一架飞机也是一个值得骄傲的结果。如果你愿意,你随时可以开创一个新公司。在硅谷,很多人在大获成功之前都有过一个或几个中等成功的公司。